位大哥一直要我交一份我拍照的功課,說是可以造福蒼生,了解一些形形色色,嘉惠蒼生。我想,拍了這些日子,在目前賦閒在家的空檔,也的確應該想想過去一兩年到底幹了什麼好事,請各位看官評鑑,就當做是吃飽喝足風花雪月之餘的玩笑吧。

蠻多攝影人,應該說是男人,應該很羨慕我的工作。小人我工作有相當多得拍一些稀奇古怪,鹹濕腥羶的人事物。說好聽點兒是跑社會新聞,可是有更多人給我取了外號,叫「情色攝影師」。長官們兒總是說,誰願意被烙上個不大光彩的頭銜呢?大家都是混一口飯吃,在這二十一世紀不景氣的台灣,想來不無道理,也就從原來拍些花花草草,舊樓破房的題材,鏡頭轉向乳房美腿,打起一場混仗來。

說起台灣的情色影像,常人以為就像一些成人刊物中的影像,但細究個中源流,扣掉影樓棚拍的模特兒搔首弄姿,從歐美日本傳來的外電,其實,本土產生的影像十分之少。即使八開雜誌在台灣流傳已久,本地竟對刊物呆板生硬的影像默然接受,多少青春期的少男想馳騁想像,揮霍多餘精力時,竟得藉助歐美日本的刊物影像,對於落實本土化的台灣主流浪潮,真是諷刺。

打字打得蠻累的,其餘下回再表............

Ivan 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